婷婷丁香激情五月,婷婷丁香色五月,成人色情网,丁香五月,婷婷桃色五月天,狠狠色丁香婷婷综合

新社区的艳遇.-另类小说

以下发生的事情是本人的真实经历,文中涉及到一些地名就略去了,以免引


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一年的夏天,公司由于一些业务上的变动,办事处重新搬到了另外一个地


方,说是办事处,其实我们办公、住宿都在里面,平时在里面办公的有5、6个


,住宿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因为他们几个人都是本地人,有自己的房子。




  新的社区环境很不错,但是很偏僻,都怪现在的房价太高了,这个城市的工


薪阶层想有个房子,只能买到这么偏远的地方,上楼的时候我发现电梯都是那种


没有装修过的,四面都是木板,木板上写着外卖电话、开锁之类的广告,「这些


人的广告意识还真强。」我在心里想着。(莫急,交代完背景之后马上就开始了。)




  故事发生在我住进来之后的一个月,那天是五一,我的另外一个同事回家休


假了,我家离得比较远,就没回去,第一天在家看电影、打实况混了一天,晚上


出去吃饭,在电梯里百无聊赖,就开始看那些小广告,心想记着几个外卖的电话


,以后就不必下去吃饭了,就在这个时候,一行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寂寞,


2563XXXXX」,我顿时心一动,这是个什么广告,难道这个社区里还有


一楼一凤?看后面的8个数字,不像是电话号码,对,是QQ号码,我连忙拿出


手机记下了这个号码,我在想这个是男是女哦?还是那种骗人的?连忙随便吃了


点面条,就马上回家了,打开QQ,添加好友,居然真的有这个Q,看上面的资


料,性别——女。




  城市也是和我一样的,再看年龄28,不是很老哦,怀着种种疑问,我开始


和她聊起来。




  我先是问她是不是在江州(化名,你们懂的),当然得先问清楚,要是不在


的话我不白高兴吗?她回答是。




  我心中好不激动。




  于是我就开门见山,说,我住在幸福社区12栋,我在电梯里看到的你的Q


Q,发过去之后,她没反应,我想,坏了,刚才加她Q,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以为是一般的添加好友,现在我这么直接的告诉她,万一她真的是骗子,与人合


伙骗钱,我这不是自己跳进火坑吗?过了好久(其实是3分钟左右,只不过我心


里紧张,才觉得过了很久),我看见她的QQ显示「正在输入」,我又重新激动


起来,她有反应了。




  会跟我说什么呢?骂我神经病?还是……?




  「我住13栋……」




  这下我真的是感觉呼吸都急促起来了,她竟然就住我旁边,看来她真的是寂


寞,后来我慢慢和她聊,她告诉我,她结婚2年了,老公的工作性质决定他经常


出差,两人聚少离多,你想她一个新婚小娘子哪里忍得了这样的寂寞,本来说5


.1回家看她的,结果临时有事,4月28号那天告诉她又不能回了,她又是气


,又是因为真的太寂寞了,就在那天想出了这么一出,但是她又不敢去外面找鸭


子和一夜情,也不敢在自己住的那一栋留号码,就想到跑到隔壁的12栋和14


栋的电梯里留了号码。




  她说我是第一个加她Q的人。




  哈哈,看来我的运气还真是好。




  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我心里高兴啊,于是直奔主题,「娟(她的名字),


你,今晚是不是还寂寞啊?」




  她只回了一个嗯,于是我说:「我来陪你吧。」




  她说好。




  呵呵,看来她还有点害羞。




  我告诉她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你过来我这里吧,我想着万一你在那里设了个


陷阱等我,那我亏大了,来我这里了,门一关,上锁,嘿嘿,你就跑不了了,哈


哈。




  结果她说,你来我这里吧,我不敢去你那。




  这下可把我难住了,去还是不去呢?万一是骗局呢?刚才进她空间看了一下


,照片上看起来还不错,虽然不是绝色美女,但是也还算是中等,最重要的是她


的胸好大,那深深的乳沟看到我欲火焚身,妈的,精虫上脑了,不管那么多了,


去就去,我问了下她的房间号码,就关了电脑,拿了一部老手机,是那种只能接


电话打电话的,我可不想把我的IPHONE拿出去冒险,身上装了300块钱


,想着你就算是卖的也好,骗钱的也罢,反正我就300。




  搞好之后,我来到了13栋,按下她的房间号码,过了一会,听见智能锁打


开的声音,那噔的一声一下子把我的欲火都勾起来了,连忙坐上电梯来到了她的


房间,按下门铃,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少妇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穿着一身


粉红色的睡衣,两个大奶子若隐若现(不好意思,小弟看女人第一眼就是看胸)


,腰还算细,屁股,正对着我,还看不见,她估计也感觉到我火热的眼光了,轻


轻的对我说了声,进来吧。




  我这才把眼睛从她的大奶子上收了回来,一边进屋,一边查看她家的环境,


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藏在哪,突然冒出来敲诈我(呵呵,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由于都是一个社区的房子,格局不一样,我看了几眼之后,就发现没什么异


常,一想到等下就可以放心的操这个大波少妇了,鸡动啊。




  她邀请我坐下,然后拿了个水壶和茶杯给我倒茶,她弯腰给我倒茶的时候,


那两个大奶子一下子全部展现在我的眼前,「真美啊。」




  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她抬头看着我,发现我说的是她的奶子,又气又羞


,骂了我一句:「你怎么这么坏啊!」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对着我说:「喝点水吧。」




  说完,拿着水壶走了,我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黑色的


内裤都看的一清二楚,浑圆的屁股曲线也好漂亮。




  我咽了咽口水,看着那杯水,我还是没有喝下去,一定得小心。




  她坐在我的旁边和我聊了起来,问我是做什么的,家是哪里的,我想她恐怕


也是怕我是坏人,后来她发现我谈吐得体,又听说我是本科毕业,明显的放心不


少,于是我趁机把她的手抓起来,故意说:「你的手好好看啊!」




  她震了一下,也没拒绝,于是我更大胆了,另外一只手摸到了她的细腰上,


凑到她的耳边说:「娟姐,你好美!」




  这一下竟然弄的她有点不好意思了,伸出一只手,打我,说:「你个小坏蛋。」




  这话让人听起来无疑是挑逗啊。




  我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唇,她也配合着我,两条舌头纠缠在了一起,我腾出


一只手,从腰上慢慢的摸上了她的奶子,她起初还用手挡开,我一边加紧舌头的


动作,一边拉开她的手,终于让我占领了高地,她的奶子好柔软啊!我一边揉,


一边捏着她的乳头,她发出了嘤的一声,突然,我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哭声。




  我吓了一跳,连忙和她分开来,她看我这么大反应,呵呵一笑,说:「你个


小坏蛋,胆子这么小的啊。」




  然后就走到里面去了,我在想,靠,怎么回事啊,刚才没看到屋子里有别人


啊。




  过了一会了,她走出来了,怀里抱着一个小BABY,估计8个月大的样子


,靠,刚才没注意到里面大床旁边有个小婴儿床。




  娟姐对我说:「这是我儿子,才9个月大,居然就把你吓成这样,呵呵。」




  我这时心里也轻松了不少,于是我对她半开玩笑的说:「敢笑我,等下我打


你屁股。」




  娟姐嗔骂了我一声,说:「儿子饿了,我要给他喂奶了。」




  于是就走到里面去了,我连忙也跟了过去。




  她见到我也去了,说:「你进来干嘛啊?」




  我笑着说:「我想看着你喂奶。」




  她骂了一声,也没有说赶我出去,于是放下睡衣,露出左边的大奶子,那小


家伙一见到奶子,马上张嘴上去含住,「嘿,这小家伙也知道这是好东西啊!」




  娟姐笑骂道:「你个小坏蛋。」




  我淫笑着说:「我这个小坏蛋也想吃奶。」




  于是走过去,抓住她右边的奶子,一口含住,她被我吓了一跳,连忙说:「


不行,不能这样……呜……嗯… …」




  嘿嘿,我吃奶的功夫那是一绝,一般的女子被我嘴含住了奶子,都很难抵挡


的住。




  于是,她儿子含着她左边的奶子,我含着她右边的奶子,多么美妙的画面啊。




  估计她也觉得这样很刺激,因为她从最初的「不行,不要」变成了「呜……


啊……嗯……」,已经爽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一边吸着她的奶子,一边看着她儿子,她儿子也睁大着眼睛看着我,心里


估计在想,这人是谁,为什么跟我抢吃的?




  这时,我停了下来,她看着我,说:「干嘛停下来啊?」




  我嘿嘿一笑,说:「是你儿子吸的你舒服,还是我吸的你舒服?」




  她一下子羞红了脸,说:「这……这怎么能一样吗?」




  「说啊,是你儿子吸的你舒服,还是我吸的你舒服?」我不依不饶。




  「当然……当然是,是你吸的舒服啊!」




  嘿嘿,一听这话,我欲火又上来了,抓住她右边的奶子,一边捏一边揉,直


把娟姐搞的嘤嘤直叫。




  娟姐说:「小坏蛋,我,我受不了,你等下,我喂完奶,我们就……」




  「嗯?什么?」




  我看着娟姐绯红的脸,她说道:「我喂完奶,我要,要你……」




  嘿嘿,好吧,既然这样,我暂且先饶了她,她急忙喂完了奶,哄着小家伙睡


着了。




  她刚把儿子放在婴儿床上,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推到在床上,三下脱掉了她


的衣服,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大奶子,一只手摸向她的神秘地带,下面已经流了不


少水了,我用手摸了点她的淫水,放到她的嘴巴前,说:「娟姐,你看看,你流


了好多水哦!」




  娟姐羞的不说话,我又继续调戏她,「你真是个骚货啊!」




  她说:「还不都是你这个小坏蛋搞的。」




  我哈哈一笑,说:「我还没开始搞你呢。」




  「那你快来搞我呀。」




  看来,娟姐真的是欲火焚身了,这么赤裸的话都说的出来,美人要求了,我


哪敢不从,提枪上马,对准洞口,正准备杀入敌阵,只听见娟姐说:「等一下。」




  靠,搞什么啊?娟姐说:「戴套先。」




  瞧我,一上火差点忘记安全措施了,其实我本人不喜欢戴套的,平时也不会


和不干净的女人搞,而且这个娟姐也不像有病的人,于是我说:「宝贝,我能不


能不戴套啊?」




  「不行,戴套安全。」




  没办法,只好戴上了她从抽屉里拿出的套,我看着她帮我戴好,问她:「这


是你老公买的吧?没想到给我派上用场了,呵呵。」




  「小坏蛋,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快点来。」




  好,我用双手托起她浑圆的屁股,找准洞口,猛的一下插了进去,这一下力


道太足,虽然她下面已经湿了,但是这一下还是插的她叫了起来:「啊,好大,


好……好舒服啊!用力……啊,插我啊。」




  我一边插着,一边说:「你是不是骚货,是不是?」




  「嗯……啊……」




  她就是不肯说,嘿嘿,我加快了动作,继续说:「你是不是骚货?说。」




  「嗯……是。」很小 声的说道。




  「是什么,我没听见。」




  「是骚货,我是骚货,快点插我。」




  她闭上眼叫了起来,受此刺激,我变的更硬了,猛的又插了几下,她也用双


手狠狠的抓住我的屁股,使劲的往她里面送,这时,婴儿床传来了一阵动静,一


下子我们俩都停下了,看着那个小家伙,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我俩相视一


笑,她轻轻骂了我一声:「都是你这个小坏蛋搞的。」




  「嘿嘿,那我们慢点搞啊。」




  于是我们又继续做了起来,只是动作没那么大了,她也忍住快感,不敢叫出


声来,我看着她那个样子,觉得很好玩,于是恶作剧般的加大动作,她明显感觉


到了,瞪了我一眼,但是无可奈何,用牙齿咬住嘴唇,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


来,终于,二十多分钟之后,我射了,我趴在她的大奶子上睡了一会,我们起身


去卫生间洗澡。




  在卫生间的时候,我才仔细的欣赏她的胴体,她的胸很大,应该有34D,


腰比较细,没有太多的赘肉,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身材还没有走形,皮肤很白,


很光滑(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在帮她搽沐浴露的时候感觉到的啊),屁股比


较大,很圆。




  她帮我洗了洗鸡鸡,弄的我痒痒的,一下子火又起来了,她看着我高昂的头


,惊呼道:「怎么这么快又硬了?」




  「嘿嘿,喜欢吗?」




  「嗯。」




  「那你帮我吹一下,把它吹的更硬一点,我让你更舒服一些。」




  她跪在了地板上,张开了嘴,一下子含了进去,啊!好舒服,小弟弟被她的


嘴包围着,好温暖、好舒服,她用嘴套弄了几下,我感觉硬的不行,好胀好难受


,于是,一把把她拉起来,让她背对着我,对着她的大屁股插了进去,她啊的一


声,然后扶着墙上的镜子,我一边插一边看着镜子中她那淫荡的样子,真是爽啊


,别人的妻子,就这样被我操着。




  插了一会,感觉地板太滑了,不好用力,于是对她说:「宝贝,我们去客厅


的沙发上做吧。」




  「嗯,好。」




  我抱着她,来到了客厅,我一把把她丢在了沙发上,她趴在沙发上,撅着屁


股摇来摇去,还一边挑逗我:「来啊,快来插我啊。」




  我走了上去,一巴掌打在她那浑圆的屁股上,她叫了一声疼,我对她说:「


我刚才说过,待会要打你屁股的。」




  说完,又是一巴掌,「嗯……哦,不要打,疼。」她哀求道。




  「好,不打你了,趴着,屁股撅高点。」




  她照做了,我跪在她身后,摸了摸她的大屁股,扶着我的老二,对准她的下


面就插了进去,这个骚货,下面早已是淫水泛滥了,我一边插,她一边叫:「啊


,好爽,用力点,再用力点。」




  这个骚货,看来真的是很久没被操过了,我这么用力,她居然还嫌不够,于


是我把她翻过身来,将她两条腿抬了起来放在我的肩膀上,两只手抓住她的两个


大奶子,下面狠狠的抽插着,这一下,她叫得更欢了:「哦,哥哥,插的我好爽


,我……好喜欢!」




  那天我们整整做了4次,在沙发上做完之后,在床上又做了2次,期间有一


次她儿子醒了,她一边喂奶,我一边在下面操她,那个情景直到现在我都回味无


穷。




  之后,我们又在一起干过几次,当然都是她老公不在的时候。




  有一天,下午,我在我们社区的儿童乐园区看到了她,旁边一个男的,30


岁的样子,应该是她老公,她也看见我了,我对她一笑,然后动了动嘴,做了个


亲嘴的样子,她一笑,然后就去和她老公儿子玩去了,于是我也走开了,毕竟人


家是一家人,我可不想破坏人家的幸福。




  后来,由于工作原因,我离开了那座城市,偶尔我也会想起她,娟姐,不知


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